产业资讯

农作物秸秆综合利用率不断提高,环境保护与粮食安全兼得

发布日期:2021/2/24 浏览次数:54

国务院22日发布的《关于加快建立健全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经济体系的指导意见》提出,推进农作物秸秆综合利用。业内认为,这是事关国家粮食安全“两藏”战略的重要内容之一,要保障国家粮食安全,需“藏粮于地、藏粮于技”。农作物秸秆综合利用将显著提高土壤肥力,因为秸秆肥料化和饲料化利用是增加土壤有机质、发展循环农业的有效途径。

图片来源于网络

当前正值农村准备春耕工作的重要时段,国内多地召开关于秸秆禁烧工作的会议。如2月19日吉林省吉林市龙潭区政府召开2021年春季秸秆禁烧及其离田工作会议,提出全力推进春季秸秆离田工作,是全面落实秸秆禁烧工作的重点措施,也是保障农村春耕生产的前提条件和必然要求。《大气污染防治法》明确规定,省、自治区、直辖市人民政府应当划定区域,禁止露天焚烧秸秆、落叶等产生烟尘污染的物质。以黑龙江省为例,既是我国的粮食主产省,也是秸秆综合利用的重点和难点区域,且秸秆综合利用程度也影响着黑龙江省秋冬季的大气污染问题。

秸秆焚烧既污染大气环境,又极易引发火灾和交通事故,同时破坏土壤结构,造成耕地质量下降。秸秆禁烧是倒逼秸秆综合利用的有效手段。如何推进农作物秸秆综合利用,也就成了秸秆禁烧之后的破题之举。早在2008年,国务院办公厅就发布了《关于加快推进农作物秸秆综合利用的意见》,提出力争到2015年,秸秆综合利用率超过80%;2019年,农业农村部办公厅下发通知,决定开始全面推进秸秆综合利用工作,要求各省农业农村部门遴选一批秸秆资源量大、综合利用潜力大的县(区、市),整县推进秸秆综合利用,推动县域秸秆综合利用率达到90%以上或比上年提高5个百分点。

秸秆的综合利用,有肥料化、燃料化、饲料化、原料化、基料化五个领域。秸秆肥料化和饲料化利用是增加土壤有机质、发展循环农业的有效途径。国内多地也在推动秸秆机械化还田、生物腐熟还田、养畜过腹还田,进一步提高肥料化、饲料化综合利用率。同时,因地制宜发展以秸秆为原料的农村沼气集中供气工程、秸秆成型燃料、秸秆食用菌种植等能源化、燃料化和基料化利用工作。

事实上,在尝到秸秆综合利用这一“甜头”后,各地均在不断提高秸秆综合利用率。在东北,近年各地纷纷加大秸秆饲料化新技术推广,逐步扩大青贮玉米种植面积,推广秸秆饲料膨化技术。同时,随着牛羊等草食畜牧业的发展,秸秆饲料化利用需求逐步扩大。

受非洲猪瘟冲击,牛羊等替代性肉类需求增加,进口也随之增加。2020年,中国进口牛肉211.83万吨,同比增加27.65%,创造了国内牛肉进口量的最高纪录。国家肉牛牦牛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、中国农业大学教授曹兵海对第一财经称,只要继续推动东北秸秆、南方饲草等粗饲料资源的高效率利用,国产牛肉产量将有30%~50%的增产潜力,那么在现有产量基础上,将能有效满足国内消费需求。

此外,东北多地推广秸秆、畜禽粪便协同处理成生物天然气,将秸秆作为燃料加工和发电原料改造,也成为各地推进秸秆综合利用的重要项目之一。湖北荆门“秸”尽所能打通百亿产业链,引进了全国单体产能最大的秸秆“禾香板”生产线,打通了“秸秆—板材—定制家居”的全产业链,整个产值可达100亿元。去年10月,湖北省农业农村厅厅长肖伏清在全省秸秆综合利用视频会议上表示,全省将打造40个重点县、塑造1~2个全域全量化利用县,争取到2023年,秸秆综合利用率稳定在95%以上。

在江西,原本设定的“2020年全省秸秆综合利用率达到90%以上”目标,早在2019年就已提前完成,因为农作物秸秆资源丰富的江西,探索出一种秸秆综合利用的新模式,将废秸秆变成“黄金棒”。浙江则以“肥药两制”改革(化肥农药实名制购买和定额制施用)为抓手,全面撬动农业绿色发展体系改革和能力提升,推动农业绿色高质量发展,走在了全国前列。2020年6月初发布的《中国农业绿色发展报告》显示,浙江省农作物秸秆综合利用率达到95%。